第九届贵州省委决策咨询博士高端论坛论文选编之十

大生态战略需要大智慧和大手笔

发布时间: 点击量:次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20174月,贵州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正式提出实施“大生态战略”行动。它是继省委省政府提出大扶贫、大数据后的又一战略决策。大生态战略决策的提出,必须要有具体的措施相匹配,否则,就会成为一句稍纵即逝的政治口号,或者成为普通大众皆知的正确的废话。10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着力解决突出环境问题;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这一论述又为我们如何做好“大生态”这一宏伟篇章指明了方法和路径。本文拟从大生态的涵义、方法、存在的问题以及对策略作论述。

一、“大生态”的涵义

 大生态”是一种科学的思维方式。具体讲就是人类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一员,其生物属性和社会属性都必然依赖于自然因素,并受制于生态原则。利用这样的思维方式去思考人类的一切行为,包括生存、发展、环境、种族、科技等,从而保证人类社会永续存在。

20世纪中期以来,人类中心主义的发展观不断受到质疑和挑战,以生态为中心的发展观日益得到普通大众的认可。然而,过分强调生态的中心地位,而忽略人类的需求,则又犯了与人类中心主义同样的错误。坚持以人类为中心的发展观是一种视野的狭隘,而一味地维护以生态为中心的发展则是一种自恋的偏执。“大生态”概念的提出,可以调和两者的片面与偏颇,使人类能够正确地认识自己,认识自然,从而遵循和适应自然规律。

大生态”与“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具有本质上的区别。“从理论上看,可持续发展观只是在狭隘的视野内注意到了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环境的本源性联系,其理论趣旨局限于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关系的协调[1]实际上它仍然是一种人类中心主义发展观的变种。从实践上看,自从1987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WCED)提出“可持续发展”概念以来,世界各国都在践行着这一发展思维。然而,我们的环境问题却并没有因为“可持续发展”方案的执行而得以缓解。

大生态”把人类自身放回到自然生态系统中,与其它生物一样,在系统中进行能量流动、物质循环和信息传递等生态过程。人类的一切活动都必须遵循自然运行规律。同时,由于人类具有社会属性,他又受社会运行规律的制约和制衡。

二、大生态战略的思考方法

大生态战略”是在地域范围内决策领导机构具有高度和强烈的“大生态”意识,并在最大空间范围和成员中系统地推行人类发展正确规律的决策思维方式和科学运行模式[2]。过去,我们常常从科学技术的角度去思考人类社会的生存与发展,以为科学技术可以解决人类社会遇到的一切问题,包括环境污染、资源枯竭、经济危机以及诚信缺失等问题。然而以技术来衡量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是一种慢性自杀。且不说它带给人类种种负面效果的恐怖,它对人文道德的扼杀已经令人类社会混乱不堪,迷失在五彩缤纷的科技幻想中不能自拔,找不到正确的方向。而“大生态战略”正是对这种唯技术论发展观的一剂解药。

那么,我们要如何才能拥有这样的科学思维呢?换言之,我们怎样才能获得这种“大智慧”呢?

从纵向来思考,我们应该了解地球的演化过程与基本规律;清楚人类的诞生历史及其双重属性;明白人类与地球生命系统是一个整体。人类既受生态法则的制约,也受社会规律的制衡,它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

从横向来思考,就像我们站在月球上看地球一样,地球上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地球上的各种丑恶与善良、战争与和平、罪恶与正义、饥饿与奢靡、贫穷与富贵、权益与独裁等等,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获得这种科学思维或大智慧后,我们就能够正确地判断哪些人类行为是“反生态”的;哪些生存与发展方式是“反社会”的;哪些人类活动是过分的欲望与贪婪造成的。病因找到了,对症开处方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三、目前存在的问题

我们推行“大生态战略”,必然会遇到以下三个主要问题。而这三个问题又派生出许多其它小问题,它们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使我们无法分辨哪里才是人类要前进的方向。

(一)人口数量

无节制的人口繁衍是一种“反生态反社会”的罪恶行为。根据生态法则,任何一个物种(包括人类)的过度繁殖对于其自身而言都预示着毁灭性的灾难。另一方面,人类的无限扩大必将受到社会集团制衡法则的规约。尽管有许多学者认为,“目前并不能找到充足的证据证明一定人口数量的增加、科技进步和物质生产必然导致环境污染和破坏”[3]。但人口数量急剧增加导致自然资源迅速枯竭却是不争的事实。鼓励放开生育政策的人考虑的只是某一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与国防安全,他们忽略了人类与地球是一个整体,忽视了生态系统的承载量是有“阀值”的。一旦地球生命系统因不堪重负而崩溃,其带来的灾难不仅仅只影响一个国家或地区,而是整个人类社会。

大生态战略必须控制适度的人口规模,人类才不会被自然法则所淘汰掉,也不会被社会规则所吞噬。为了生命的延续,我们无法以“资源于我们而言本已不足”为借口拒绝所有的后来者。而“大生态战略”的推行为解决人类无节制繁育提供了科学方案。

(二)技术崇拜

科技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然而,我们不应该盲目地相信技术能够解决人类的一切问题,也不能过度地依赖科技而生存。当今社会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对技术盲目崇拜,这是导致人文精神堕落的首要问题。技术崇拜其实质就是唯技术论。在这一潮流的驱动下,产生了许多技术官僚、技术霸权、技术资本家和技术平民。这对整个人类来说不是福音而是灾难。因为我们忘记了我们仅仅只是大自然的一员,“人类过去是自然的一部分,现在和将来仍是自然的一部分”[4]。我们永远无法超越地球生命系统而单独存在。

唯技术论者最大的问题在于技术日益成为人类命运的主宰者,而我们对此却仍然一无所知。这与技术工具带来的结果完全不同。现代技术给土地、植被、生物多样性以及人类健康带来的毁灭性的伤害。生物科技所带来的潜在的一系列危险更是让人眼花缭乱[5]。然而,这些看得见的危害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离我们愈来愈近而我们却浑然不觉的危险:技术已经取代了其他各种形式且逐渐成为唯一的世界构造,在这种构造下,人和物丧失了独立性,完全被物质化、齐一化了,人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而完全被技术所主宰。为此,海德格尔在《技术的追问》一书中提醒到:我们既不能完全盲目地抵制技术,更不能被技术所奴役,而应该在利用技术的同时,又独立于技术对象之外,对技术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技术崇拜造成的这一人类危机,大生态战略可以把它化解于无形之中,其关键是我们要促进大生态观成为人们日常的思维方式。人类是注定离不开科学技术的,这正如人类注定离不开大自然一样。历史是不会倒退的,也无法倒退[6]

(三)权利与责任

此处的权利与责任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概念,而是指人类对待自然生态环境的道德行为和道德品质。

一般的普通大众认为,“只有人才是道德的主体,也只有人才是道德客体,自然是非道德的,道德交往只存在于人与人之间”[7]。由于这一思想长期统治着我们,因此,人类往往只谈对自然的利用和改造,即人类对自然的支配权利,而从不考虑人类对自然应负有道德意义上的责任和关怀。由此而导致人类对自然进行破坏性、掠夺性的“开发利用”,森林消失,生物栖息地急剧缩小,物种大量灭绝,人类生存环境日益恶劣。这一切不得不迫使人类对自身行为进行反思:人类不仅仅只有支配自然的权利,也应该对自然负有道德责任。“人类如果不把自己作为地球大家庭中一个负有特殊道德使命的成员,不去自觉地捍卫整个行星的利益,那么单是从自身的立场去看待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就不会以强大的道德力量来约束人对自然的盲目行为,尤其是在那些一时认识不清而又具有长远的自然后果的复杂情况下,人们就更不会去主动限制自己可能破坏自然的行为。”[8]

理清这三大主要问题的根源,是“大生态战略”得以实现的前提条件。

四、对策建议

以上问题的解决并非一次性可以完成,它是一个复杂的缓慢变化过程,因此,针对对策与建议也就不可能一一对应。

(一)生态知识的普及

毫无疑问,我国公民对生态知识的匮乏是实施“大生态战略”行动的第一大障碍。为此,建议在小学、中学、大中专学校开设生态学普及课程,甚至在条件允许的地区和学校,把生态学知识作为必修科目。

(二)人口数量的控制

如果从每个国家自身的利益出发,放开生育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从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考虑,适量控制人口的增加是必须的。可以说中国的计划生育为整个人类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这是任何国家都不可否认的事实。由此,我们要坚定地执行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

(三)污染企业的处理

对流域上游污染企业全部关停。尽管有“无农不稳,无工不富”的民间俗语,但从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个历史来看,工业文明并非是人类社会必然要经历的阶段。工业带给我们的财富几乎被其负作用抵消殆尽。因此,关停一些严重污染的企业,并不会影响我们的发展和生活质量。

(四)民族文化的利用

一味地只谈生态环境的保护既不符合生态运行法则,也违反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我们既要利用也要维护自然生态环境。而民族文化中的传统生计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因为他们的一些生计方式是在认识自然,适应自然的基础上,且经过千百年的实践和选择而形成的符合自然规律的生存法则。如果对其加以利用,对巩固中国西南生态屏障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五)垃圾分类

我们每天制造多少垃圾?相信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每天又有多少有毒垃圾或产生化学变化的毒物进入到我们的生态系统?这些有毒物质进入到生态系统后,也就意味着会有多少有毒物质进入到我们人体。因此,垃圾分类处理刻不容缓!否则我们离毁灭性灾难的日子不是以年来计算,而是以天来计算了!

(六)农业的发展原则

生态环境多样性,人类利用的方式也应该多样性。然而,由于儒家大一统文化和政治的需要,我们竭尽全力地推行“精耕细作”农业和文化。为达此目的,在许多不适合精耕细作农业的地方也强制推广,比如在西南喀斯特山地,从而造成了石漠化的不断扩大,给当地人民带来永久性的贫困。因此建议加强农业发展的原则:“宜农则农,宜牧则牧,宜林则林,宜渔则渔或者农林牧混合耕作”。

这些建议不要说能全部实现,即使能做到2-3项,称之为“大手笔”则当之无愧了。

大生态战略需要放弃小集团利益,从整个人类未来的发展考虑,因此大生态战略需要大智慧。拥有这种大智慧后还需要大手笔,也就是需要具体的强有力的大措施。那么,“大生态”的宏愿则指日可待!

参考文献

[1]张光君.大生态可持续环境观初论.[J].前沿.2009年(7):125.

[2]赵国振、祝海.树立“大生态”理念 实施“大生态战略”确保可持续发展.中国环境管理.200312):25.

[3] M. Tiffen, M. Mortimore F.Gichuki, More People, Less Erosion: Environmental Recovery in Kenya,Chichester,1993. 

[4]景爱.环境史引论.王利华主编.中国历史上的环境与社会.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39.

[5] Wandana Shiva. Stolen Harvest: The Hijacking of the Globlal Food Supply.Cambridge.MA. Sounth End press.2000.

[6]华玉洪.生存的沉思——科技进步与全球性问题.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223.

[7]HolmesRolston,IllChallengeinEnvironmentalEthics,Ecology,Economics,Ethics:TheBrokenCircle,YaleUniversityPress(newHaven,Lodon,l99l).

[8]余正荣.生态智慧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16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